咨詢熱線:020-38104520

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

全球央行年會難遏加息風險 沖擊新興市場

更新日期:2018年8月28日 大字 小字
分享至:
來源:國際金融報
坐落于美國懷俄明州西北部的山野度假勝地杰克遜霍爾小鎮牽動著全球金融市場的神經,因為8月23日至25日,全球央行年度性會議——杰克遜霍爾會議在此召開,由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領銜的眾多全球央行人士將齊聚一堂,不過,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不參加今年的大會,這讓年會略顯冷清。

  今年適逢2008年金融危機十周年。

  十年前,為將全球經濟拉出通縮和衰退的泥沼,多國央行相繼執行史無前例的量化寬松政策。

  2010年、2011年、2012年的年會上,美聯儲主席的發言都預示了會后的進一步貨幣寬松政策,這些政策在年內都得以落地。

  2015年,時任美聯儲副主席費希爾參加年會,釋放美聯儲將在年底加息的信號。果不其然,2015年12月議息會議上美聯儲宣布加息25個基點。全球貨幣政策正常化起航。

  2018年全球經濟持續復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7月曾預計,今、明兩年的全球經濟產出增長將達3.9%,這是自2010年至2011年以來最強勁的兩年期增長。2018年,全球貨幣政策正常化將進一步成為趨勢。

  十年年會見證了全球貨幣政策由緊到松,由松向緊的歷程。不過,收緊的節奏和力度仍值得探討。各國央行給超寬松貨幣政策時代畫上句號的積極程度左右著全球金融市場,尤其是美聯儲加息支持著強美元,但這沖擊了新興市場。

  “在美國,嬰兒潮一代正步入退休年齡段,勞動力技術升級和產品生產效率提高,沒有計量經濟模型或經驗法則可以為美國經濟帶來‘正確’的貨幣政策正常化路徑。模型不能覆蓋到所有新的變化。” 美國紐約聯儲前副主席Rae Rosen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在未來,‘新’貨幣政策正常化可能與之前的正常化有很大不同。”

  美聯儲加息不減速

  美聯儲向來是全球央行年會上的主角,北京時間8月24日22:00,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將在杰克遜霍爾央行年會上討論經濟和貨幣政策。不過,截至記者發稿,這場講話還沒開始。

  市場預計,鮑威爾年會首秀會提及對美國經濟、美聯儲加息和縮表的看法。

  渣打銀行就認為,鮑威爾將再度重申對美經濟維持樂觀,強調適當漸進式加息。該行還表示,鮑威爾也可能會討論技術和結構變化正構成通脹壓力的證據。

  在鮑威爾的領導下,美聯儲今年已兩次加息,外界普遍預計美聯儲將在2018年9月進行年內第三次加息,并傾向于在2018年12月進行第四次加息。

  芝加哥商業交易所的“美聯儲觀察工具”顯示,目前美國聯邦基金期貨交易市場預計,2018年9月,美聯儲加息至少25個基點的概率為96%。若每次加息25個基點,2018年內美聯儲共計加息4次的概率為62.8%。

  美聯儲8月23日公布了在7月31日到8月1日舉行的貨幣政策會議的紀要。紀要顯示,美聯儲高官仍舊相當確信最近以來“強勁的”經濟增長表現至少將在近期內繼續下去。只要美國經濟增長處在正軌,美聯儲就準備再次加息。多位與會者認為,如果未來數據繼續支持他們目前的經濟預期,進一步采取措施來撤回寬松政策很可能將在不久之后變得合適。這表明美聯儲即將加息,符合市場的廣泛預期。

  Rae Rosen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美聯儲今年可能總計加息4次,如果明年繼續加息3次,屆時每一次加息的幅度可能會略大一些。美聯儲將會提前充分釋放信號,不令市場出現太大波動。”

  進一步加息將與持續擴張的經濟活動、強勁的市場環境以及美聯儲中期目標一致。

  “目前美國失業率處于非常低的水平,同時工資增長幅度非常小,但隨著雇主爭奪稀缺勞動力,工資漲幅將會顯著加大。與此同時,隨著進口部件和材料的關稅提高,原材料成本將增加,制造商正在提高其產品的價格。在許多情況下,價格可能保持不變,但單位內數量已經減少——例如金槍魚罐頭價格不變,但之前6盎司的量可能已變成5盎司。” Rae Rosen進一步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幾周一直在批評美聯儲的加息舉措。

  特朗普曾公開表示,希望美國維持低利率,美元不要太強勢。

  特朗普認為,美聯儲應在貿易爭端中為國家利益出一份力,弱美元有利于在全球貿易中保持美國產品的競爭力。

  美國總統批評美聯儲貨幣政策的言論有干預央行獨立性之嫌,向來被視為禁忌。當然,美聯儲大概率會忽視特朗普的言論。但這帶來了另一種擔憂,BMO Capital Markets美國利率主管 Ian Lyngen 就在報告中指出,特朗普的言論增加了美聯儲在 12 月加息的幾率,因該行欲避免任何受政策影響的指控。

  不過,美聯儲加息與否主要視美國經濟發展狀況而定,特別是美聯儲已開始憂慮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

  鮑威爾在上月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時表示,美聯儲認為繼續漸進加息是當前最佳政策路徑。基于已實現與預期的就業市場與通貨膨脹現狀,支持美聯儲堅持這一路徑。

  美國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Robert Kaplan)在發言中強調了美聯儲的獨立性,不會受總統特朗普影響,將繼續按計劃加息。

  卡普蘭此前表示,在經濟達到充分就業以及通脹達標的情況下,未來9至12個月內,美聯儲應該繼續加息。卡普蘭曾在達拉斯聯儲出版的署名文章中指出,直到短期利率抵達“中性”水準,具體為利率在2.5%至2.75%之間,“中性”指既不會刺激經濟也不會令經濟踩剎車,美聯儲才可能停止加息,思考接下來采取的行動。

  美聯儲加息的影響有帶動效應,不少經濟體緊追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步伐。

  英國央行8月初將基準利率上調至近10年來的最高水平,加拿大央行也在7月宣布再度加息,這是該行2017年中以來第四次加息。雖然歐洲經濟表現平平,但歐洲央行6月表示,若經濟數據合適,從今年9月至12月底,其每月凈資產購買速度將減半至150億歐元,年底前將終止購債計劃。

  沖擊新興市場

  美聯儲貨幣政策支撐了美元走強,但強勢美元卻對新興市場產生沖擊。

  6月3日,印度央行行長Urjit Patel在英國《金融時報》撰寫公開信,呼吁美聯儲放慢縮表步伐,稱新興市場經濟體已經面臨嚴重壓力,應付不來了!隨后,印尼央行行長Perry Warjiyo也呼吁美聯儲放緩縮表。他認為,美國應該在制定政策時考慮對他國影響,倘若新興市場國家崩潰,危機終將蔓延至美國。

  不過,美聯儲并沒有回應新興經濟體央行的訴求。

  強勢美元導致新興市場成為直接受害者,新興市場資產受損,大量以美元計價債務的國家償貸壓力變得更沉重,財政穩定性受到挑戰。

  土耳其里拉就是最新的案例。自2018年初至8月,土耳其里拉對美元匯率暴跌。

  Pi Economics投資分析師Tim Lee早在七年前就預測土耳其金融危機,他當時就留意到,土耳其銀行普遍借入美元,向成長迅速的土耳其企業發放貸款。此外,土耳其經濟增長愈來愈仰賴外資融資。在主要新興市場中,土耳其對這類外幣債務的倚賴最深。如今里拉幣值縮水,便直接拉高土耳其企業償還美元計價債務的成本。

  土耳其里拉危機與其他經濟體本幣貶值都讓市場對危機蔓延至整個新興市場的擔憂急劇上升,一些分析認為,美元上漲和美聯儲加息已經將新興經濟體推入“熊市”陣地。

  美聯儲加息確實降低了部分新興資產的吸引力。目前,投資者對美元和美元資產依然保持著高度興趣,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數據顯示,美元凈多單刷新沖上一年新高。

  不過,新興市場仍有緩和的余地,暫無實質性、系統性危機。

  Tim Lee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土耳其是金融市場錯誤定價的極端例子,其他新興市場的情況并不像土耳其那么糟糕。”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John Ross也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土耳其貨幣危機只是該國錯誤政策下出現的問題,這是土耳其的特定問題。而新興經濟體如印度等國的增長繼續遠超發達經濟體,仍是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

  John Ross認為,美國利率上升對已經開放資本賬戶的新興經濟體而言將是一大問題。

  當然,就像印度和印尼兩國央行行長警示的,新興市場風險上升到一定程度也將影響至美國。

  John Ross指出,美元匯率的上漲將損害美國經濟,使其經濟競爭力下降,并加劇對赤字方面的壓力。

  先機環球投資公司(Old Mutual Global Investors)固定收益部門主管納許也認為,美國經濟形勢會促使美聯儲持續加息,但最終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阻力。

  納許說,一旦新興市場的痛苦變得特別嚴重,這種痛苦自然會傳導回美國,改變美聯儲管理貨幣政策的方式;目前無法指責鮑威爾的緊縮貨幣政策,但最終他可能因加息沖擊而感到困擾。

  Tim Lee也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向外國借款過多且本幣脆弱的新興經濟體需要警惕,如巴西、印度、印尼等。我們看到這些國家面臨更多壓力,這將產生蔓延效應。這也意味著全球對信貸的需求將開始減弱,繼而導致美國利率下降,但這可能會導致美元上漲,因為土耳其、巴西、印度、印尼等國必須換匯美元,償還借款,而這將沖擊美國股市。”

  美國銀行策略師Barnaby Martin也警告稱,貨幣政策緊縮和利率上升不僅會遏制全球經濟增長,且可能導致資金流入風險資產的速度放緩。

  目前,更多加息還在路上,且沒有減速的跡象,這才是最令人擔憂的。

  全球央行的加息速度已經明顯上升。實際上,當前的加息速度幾乎與2008年金融危機初期雷曼兄弟倒閉前相當。
七仙女欲春2在线观看?七仙女思春经典三级?成人 在线手机版视频